<
家国春秋

从“家国天下”到“”之路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15 13:37

  许纪霖教授的新作《家国天下:的个人、国家与世界认同》一书,可谓在古今中西的视野中理解及其命运的情怀之作。

  作者借用查尔斯·泰勒在《现代性中的社会想象》一书中所提出的“大脱嵌”概念,来阐释由“家国天下”至“”的复杂历程。传统社会的意义世界镶嵌于宇宙、自然、社会的系列框架之中——在欧洲中世纪,这是一个由上帝所主宰的神意世界,在古代中国,乃是一个家国天下连续体。

  本书的核心议题乃从“认同”的角度来论述“家国天下连续体”及其裂变为现代民族国家的历史。德国哲学家谢林认为传统中国并不是一个“民族”,因为“中国人不把自己视为地域性的、个别的统一体,相反,他们把自己看作无所不包的统一体”。在这里,谢林所谓“无所不包的统一体”指的便是传统中国的家国天下共同体。这一共同体内部有着不同的层次——内在超越的自我意识、家族与地方宗法共同体、普世王权秩序下的王朝国家、夷夏之辨的天下想象。

  作者认为,传统中国的天下主义和夷夏之辨的历史遗产深刻地影响着近代中华民族建构的历史过程。传统语境下的“中国”,从时间的延续性而言,是以中原为中心的—文明共同体,但从地域空间的角度来说,中国又是一个多民族、多王朝、多个国家政权并存的空间复合体。对于传统“中国”的国家认同,是通过文明的认同和王朝的认同实现的。作为国族的中华民族与国家认同也建基于某种文明论和种族论之上。然而,的种族论与文明论,常在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两个极端之间循环往复、各有偏颇。因此,作者提炼出近代中国思想史上两种温和的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传统加以调和,这便是文化民族主义与新天下主义。二者继承了古代中国天下主义与夷夏之辨的辩证传统,在天下视野里面追求中国文化自身的定位和认同,建构“我者”的主体性,同时不断地将“他者”文明转化为自身的一部分。

  在传统中国的家国天下连续体中,“国”的合法性并非不言自明的,它只有存在于天下秩序之下的王权之中才具有合法性与权威。天下秩序与王权的崩溃,使得清末民初的中国陷入了权力与权威的双重危机。国家四分五裂,中央权力式微,秩序缺乏公认的权威。相对于以往研究对于民族国家建构过程中的权力模式的注重,本书更偏向于民族国家背后的权威诉求与认同因素的发掘。作者强调,正当性是共同体和权威所赖以建立的认同基础,晚清以降的,天理世界观的陨落使得共同体由超越的正当性演变为世俗的正当性,转向从人自身的历史之中寻找正当性的源头。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支撑的国家主义一度蔚为风潮,清末民初的乱局与“欧战”的发生使得中国思想界转向了“文明的自觉”,开始重新思考现代民族国家的立国之本。

  概而言之,传统家国天下共同体的诸多层面在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解纽与转捩。正如作者所言,“大脱嵌”之后,家国天下的秩序与现代人的自我,都面临着一个“再嵌化”:自我要置于新的家国天下秩序中得以重新理解,而家国天下也在自我的形塑过程中得以重新建构。(赵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