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连战接受专访谈抗战:千秋家国梦(全文)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12 21:54

  1936年8月,连战出生于陕西西安。这张照片是他出生后不久与父亲的合影。当时即将病逝的祖妇联衡看到国难当头,预料“中、日必将一战。”于是,给孙子起名为战,寄望这个三代单传的独孙将来能够保家卫国。在连战出生的第二年,就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对于在硝烟和炮火中长大的连战来说,在西安8年的童年生活始终充满着痛苦的记忆。

  白岩松:您行的时候,去西安的时候,是带着感情地回到了自己的学校,然后去拜见自己祖母的墓地,然后包括去看您生活过好几年的城市。是否经常回忆起来当初在战争状况下给您留下的很多记忆?

  连 战:在这座城市当中,这次我到西安去,跟我记忆中间的这个西安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小的时候那个西安,是一个战乱的西安,我大部分的时间除了在学校里念小学就是躲警报,就是钻在防空洞里边。那么整个的这个环境,跟现在那可以说是完全是两个世界。

  白岩松:您在童年的时候躲警报,当面临一个巨大战争的时候,是在大人的保护之下,其实您感觉没看到很多残酷的这种景象呢,还是当时也感受到了战争的这种残酷?

  连 战:我想当然那个时候还小,躲警报也都是跟着父母,跟着学校的老师等等,防空洞离得也很近,都在城墙的下边。就是因为日本人轰炸轰得太凶了,那个时候它已经占了洛阳,轰炸重庆。去的时候也经过西安,回来的时候也经过西安,用不完的炸弹都掉到西安,所以陕西可以说满目疮痍。大马路上面都是一个坑一个坑的,炸弹坑。那个炸弹片啊,没办法形容,大的炸弹片,小的炸弹片,那一碰到就完了。

  连 战:直接去看到的并不多。但是我另外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那个时候我是小学生,成千上万的我们的中国的军人——那个时候因为物质的条件很差——背着枪一步一步地走向前线。我身为一个小学生,跟我的同学都在路的两旁边经常地要欢送他们。

  1944年,8岁的连战随父母从西安迁往重庆,重庆是当时政府的所在地,日军的空袭比西安来得更加频繁。为了躲避轰炸,连战和母亲住在一所中学的宿舍里,不久连战被父母送往南山小学住校读书。每周母亲都会准备一小罐猪油,让连战带到学校,就着盐巴下饭。

  连 战:很清晰。因为那个时候我记得是在8月14号,透过广播就是听说日本人已经决定要投降了。反正那段时间先有这样的消息,然后那个日本的天皇也透过广播正式地宣布日本无条件地投降,所以大家都非常地高兴。我那个时候在南山小学,大概是四年级。

  同期: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讲话译文:战局的发展未必对日本有利;世界的一般情势更都和日本的利益相违。因此,我已命令我政府向中、美、英、苏四国政府致送照会说,我帝国接受他们联合宣言的条款……

  连 战:上课还是要上的。那个时候,整个的重庆为了这个胜利张灯结彩,那么还有一个9月3号的一个大,满街全部都是人,盟军也很多,各省各地的老百姓、军人等等,重庆从来没有那么热闹过。

  抗日战争胜利后,连战的父亲奉命接收的治理工作,于是父亲连震东带着已经去世10年的祖父骨灰,由上海搭船返回,一年后,10岁的连战也随母亲离开。回到了。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以清政府失败告终。

  白岩松:为什么后来当抗日战争结束很快之后,你们这个家庭就选择离开回到?后来大人有没有跟您讲起这个决定是为什么?

  连 战:因为是我们的故乡嘛。抗战胜利之后,日本人已经无条件地投降了,那么当然我们要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园,重整我们的家园。这也是我的祖父、也是我的家人可以说是一贯的一个希望。当时不单是我们,有很多很多的人,台籍的人士,也都是那个时候就前前后后地都回来了。

  连战的祖父连横,是一位民族思想非常强烈的爱国史学家。1895年日本殖民者侵占后,强迫所有的人都改成日本国籍。1914年1月连横曾经主动向当时的国民政府申请恢复中国国籍。在连战的眼中,祖父连横不仅是一位爱国史学家,同时也是自己的思想寄托。前不久,中国访问的时候,连战送给各界的礼物都是祖父连横编著的《通史》。

  连 战:最主要的就是希望民族的这种文化能够永续而发展。因为当时日本占领之后,成为日本的殖民地,那么日本在推动的殖民的工作里面,很重要的一环就是所谓“皇民化”。简单地来讲,就是要把的人变成天皇的子民。这里面包括推动所谓“国语的运动”,就是讲日本话;“改名的运动”,好好的中国人,名字变成日本化,日本的名字。透过文化——尤其是教育——让下一代的人逐渐地忘记中国的传统文化,凡此种种。所以要灭人家国家的人,第一首先要灭人家的历史,我们的祖父大概也是根据这样子的一个出发点。所以以他个人的力量,在那个非常困难的环境里面,收集各种样子的文献,走遍了所有应该走的地方,那么完成了他的巨著《通史》。

  1895年4月17日,中日甲午战争以清政府失败告终,李鸿章签订了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马关条约》,其中的第二项就是,中国割让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以及澎湖列岛、辽东半岛给日本。消息传出全国哗然,人民更是悲愤交加,在马关条约签订的第二天,台北人民“鸣锣罢市”清政府行径。岛上的抗日力量广发抗日文告和檄文,鼓励民众抗战到底。当时,连战的祖父连横只有18岁,面对国破家难,连横感到唯有修史,才能证明是中国的一部分。于是连横用了13年的时间来搜集资料,然后又经过10年的呕心沥血,终于在1918年完成了《通史》的编撰工作。白岩松:陆续最近也慢慢地大家知道,在您行的时候,总在很亲近地请您吃晚饭的时候,在临别的时候送了您一个很特别的礼物,也跟您祖父有关。您是否可以把这个礼物背后的故事给我们的观众介绍一下?

  连 战:我非常地感谢总。他非常地周到,能够给我这样子一个富有历史性的一个礼品。这个礼品就是在一个木头的箱子里面,他叫我打开,我打开以后,我看到的就是我祖父在大概是二年、三年的时候,申请恢复中国国籍的所有的文件。这个不容易的地方是,多少年了,差不多要一百年了,这些文件还那么样子地保存得那么好,胡先生还这么样子地用心,的朋友还这么样子地用心,能够把它找出来。我是没有话来形容我内心的这种感谢跟感动。

  1914年2月,连战的祖父连横,在被日本殖民者侵占了19年后,终于恢复了中国国籍。不仅如此,连战的父亲连震东也在抗战前夕,恢复了中国国籍。

  连 战:那个时候中日已经要抗战了,已经要八年抗战了,马上可能就要打了,所以他也毅然决然地向国民政府申请来恢复中国的国籍,还在陕西的日报上登了这个广告。那个时候我们记得张溥泉先生,还有一个国民政府文官的文官长焦易堂先生两个人给他作证,给他证明,恢复了他的国籍。所以我家里面,过去在日本统治的时代,我们没有日本人。我们都是中国人。

  日本侵占之后,人民以“誓不臣倭”的信心,用自己的力量武装反抗日本占领。从1895年到1945年的50年中,同胞一直没有停止过斗争。

  连 战:被割让以后,的人民就开始了抗日的运动。所以不只是八年而已,是五十年都有。当然在,这五十年中间,那种血腥的统治、那种民族的歧视、那种经济的剥削、那种的不公平等等,那是多得不得了,所以从割让以来,大型规模的抗日的活动起码也有二十几次,至于那些小的冲突,那我就没有办法来加以估计了。所以我想,这个民族的大义是永远存在的。有一位叶荣钟先生,追随林献堂先生的一位叶先生,他的回忆录里面写得就非常地清楚:在日据时代,因为日本殖民的高压,所以在,这种民族的意识不但没有降低,而是逐渐地高涨。

  白岩松:提到光复呢,大家自然想到是因为抗战胜利了。但是您说过一句话:的光复跟“七·七事变”是紧密连在一起的。我们该怎么样理解您说的这句线年,我们参加了开罗会议。在开罗会议上面,盟国正式地决定,战争结束之后,日本要把以前从中国所夺取的——或者说是窃取的——这些土地,包括东北四省、、澎湖列岛等等,都要还给——那个时候是明讲的——还给中华。这是一个历史。当然今天有一些无奈,有一些遗憾,因为有一些人,他把这个光复当为终战,用日本人的话讲的这是“终战”,只不过是战争终止而已。这个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也是一个很无奈的事情。因为他这个意识的形态蒙蔽了他对于历史的了解。但是,我必须在这里把我们整体的、正确的历史的发展——尤其是在民族历史上一个非常重大的、辉煌的一个成就——我必须在这里再做一个强调。

  连 战:当然,这个“七·七抗战”还有的问题,还有的意义。我说这是第一次中国人民——大家的团结和奋起,在中国的战场上面牵制了日本的皇军至少有两百万人,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假如不是中国战区进行这种抗战,这两百万的日本兵到处地侵略、到处地烧杀抢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这是战略上的我们的贡献。

  第三我要讲的,因为我们参战,我们整个国家的地位大幅度地提升。那个时候可以说,百年以来不平等的条约一一地废除。所以,“七·七抗战”当然绝对不只是把光复了而已。在整个的世界上来看,宏观地来加以观察,还有很多重要的意义。

  连 战:八年的抗战,我觉得我们牺牲得很大。粗估来讲,三百万的军人跟将士牺牲了生命,三千万以上的人老百姓牺牲了生命。真正所谓“白骨成山,流血成河”,这是我们所经过的一个历史。但是我必须要讲,那是全民的奋斗,中国参与了正面的、正规军的作战,中国党同样地也参与了比如说平型关、百团大战,这些都是历史的过程。我们今天后人回顾过去,要以一个正面的态度来回忆这些历史。所以我最近也感到蛮高兴的,因为我看到在四川大邑县,也有老百姓来成立“建川博物馆群”,那么也设立了抗日军馆。三千多万的军民牺牲了生命,不是为哪一个党,是为中华民族牺牲了他的生命。是为了这个民族的生存、发展、尊严和子孙千年万年的未来所做的牺牲,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事情看得宏观,要看得远大,其实在那个时候,因为面临的是民族的危亡,因此国共两党也联起手来。

  白岩松:刚才您又特别强调是全民的抗战,那么回过头来看,当初大家都觉得中国已经这么贫穷,这么落后,怎么可能打赢?当时日本是世界第七大工业国家,但是最后坚持了八年,我们赢了,你觉得通过这八年,看到了这个民族的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是它胜利的重要的因素?

  连 战:在这整个的过程里面我可以看到,这个民族是有它的韧性的,是艰忍卓绝、是坚韧不拔、是刻苦耐劳,我们的志气实在是可嘉的。在这个过程里面,那种牺牲、那种颠波流离,没有办法再形容了。今天,要把这段历史要永远地把它记忆下来,不但是承先,还要启后,要让后人知道,在这个年代里面,这一群人,曾经做过这些事情,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一个历史的进程。

  从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已坚持42年之久的抗日战争的同胞,从两条战线上参加了抗日战争,一条战线是在地区坚持与日军进行斗争,另一条战线是奔赴直接参加抗战。抗战时期在还活跃着这样一支部队,他叫义勇队。义勇队成立后,在医疗,生产,宣传的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并且主动进攻打击日军。据统计,在8年的抗战期间,直接地参与祖国抗战的同胞有5万多人。1945年9月2日,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军战列舰密苏里号上,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在投降书上向中,英,美,苏同盟国无条件投降。同年10月25日,日本殖民者从地区撤离,至此,在中日甲午战争的60年后,光复。

  连 战:我们回忆过去、展望未来,我觉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永远不要再被人家所欺负。所以富强、康乐是我们应该追取的一个目标。但是,如何能够来追取一个富强跟康乐的未来?我在北京大学也一再地强调,我们要为这个民族来立生命,为万世来求太平,一定要大家在和平相处、合作、双赢的这种局面之下。那么共同地来促进和平,共同地来谋求发展,共同地来享受今后的繁荣。我相信这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宏观的一个期盼。

  白岩松:连主席,最后两个问题,一个是在六十年前因为抗战胜利的光复,对于这个历史来说,对于这个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连 战:对于民族来讲,我觉得,人民的民族意识是非常强烈的。吴浊流先生写了一本书叫做《无花果》,他形容:在光复的时候,六百万人民,那种欢心雀跃的那种心情,认为国家今天以后,大家能够真正地来建立一个比日本统治时候还好的一个。未来是一片彩色的。所以我想,这些都是人的本性。那么怎么样子能够让我们今天在这个大的环境里面,能够大家彼此用这种千载难逢的这种机会,来各自地、全力地冲刺,那么这个整个中华民族啊,那种要脱胎换骨,那种可以说是享受一个安和乐立的一个生活的一个期盼,已经不是所谓一个梦想而已,是真正可以达到的一个时候,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所以在这个时候,让我们这一代人用我们的智慧好好地来团结,来合作,来掌握这个机会。这是我的一点期盼。

  白岩松:连主席,最后,记得您在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座谈会上,你讲过这样的三句话:面对历史可以宽恕,但不能忘记,更不能篡改。那我们今天是否可以拿您对这三句话的解释,来当作今天我们节目的结束。

  连 战:非常地好。我非常地感谢。假如是能够用这样的话,大家来勉励,我们对于我们过去的敌人可以宽恕,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够忘记。那么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说,我们对于过去的历史,我们要给它一个正面的一个认识,我相信唯有正确地面对过去的历史,才能够有一个正确的面对未来的一个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