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404 Not Found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11 10:08

  九曲十八弯,村在白云飘渺间。这里是浙西南龙泉与遂昌的交界处,海拔800米的大尖山深处,北麓山坡之上,柳山头村已如世外桃源般恬淡存在了800年。相传柳宗元的后人狩猎至此,被这片草木丰茂、田野肥沃的地方所吸引,认为冥冥之中自有祖宗庇佑,举家从遂昌柳村迁徙至此。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正午氲氤的热气,被参天古树所遮挡。误打误撞进入村辖范围内的古树群,邂逅浙江最大的“摇钱树”,不经意间,还会收获许多鲜为人知的隐秘故事。

  年近六旬的村支书柳兆荣做导游,没走多远,他就老顽童献宝一样地将我们带到了会笑的“痒痒树”下。这棵超过500年的柘树,只要有人用手轻轻触摸,就会“笑”得浑身颤抖。

  这不算稀奇。一棵编号为“438”的甜槠,树高27米,胸径1.3米。因为它结的果子像铜钱,当地人也管它叫“摇钱树”。据《浙江省丽水市林木种质资源》记载,这是浙江最大的甜槠,树龄超过300年。

  环村还约有40多棵香榧,被当地人称作“土榧”。每年10月至11月,进山采购土榧的人络绎不绝,据说,将这个品种移栽到诸暨等地再做嫁接,产果量更高、品质极好。

  这个村最为荣耀的,是林业部颁布的一级保护树种南方红豆杉林。“直插云霄”的杉木集中在五显庙后的小山岗上,约30来棵,胸径半米以上,树龄300年至400年。

  儿时,我曾和在边疆当兵的父亲在和田参观过好多成百上千年的古树,如500年的核桃树、无花果树、葡萄树,还有上千年的梧桐树。彼时彼地、此时此刻,岁月轮转,幻化成奇妙的圈。

  站在树下,一棵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红豆杉,在许多人的眼中可能就只是一棵树,然而,在这棵树还是种子、在土壤中静待发芽的时候,朱元璋正兴军反抗元朝统治,中美洲的阿兹提克帝国正在建设他们的首都,也就是现今的墨西哥市。它的年龄远超过你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它的身上,有许多未曾揭露的精彩故事。

  这棵树熬过了森林大火,耐过了冰雪,我们以为它的生活沉默无趣,其实,它非常忙碌。N百年前的一次崩塌,使它躯干折断,又等了好几百年才能重新直起腰杆;它只有不停生长,才能与其他树种竞争珍贵阳光;小动物匆忙来去,采掉它的果实却也带来养分。如此漫长的生命,和人生一样有衰有荣,有苦有乐。

  走过省里不少山村,几乎每个村都保留着这么一块长青林木,村里人绝不敢去动之丝毫,更多的,是出于内心的敬畏。若有人盗伐,必按族规予以严惩。某种意义上说,在这些古树身上,可以追溯到我们赖以生存的精神之“根”。

  村口的白玉兰在阳光下透出宝石的润泽。柳兆荣介绍,这棵树胸径0.96米,高35米,是丽水地区最高最大的古玉兰树。

  怒放的玉兰花一旁,是柳氏宗祠,它坐西北朝东南,建造于清咸丰年间,距今有160多年历史。柳山头村民的寻根情结在柳氏宗祠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宗祠平面呈纵长方形,三开间,依次为门楼、穿堂、戏台、天井、正厅。总共只有300村民的村里,建起这样一个高规格的宗祠,绝对是倾尽全力。

  正厅后壁堆放着祖宗牌位,香案后面的大木板上,贴着一张“齐王守相隗公遗像”的画像,据说此图是从宗谱上复印下。遍查资料,柳隗确有其人,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秦末,柳下惠的裔孙柳安始居河东解(今山西运城解州镇),柳安之孙柳隗,西汉时曾任齐相。柳宗元是河东人,是柳隗的后人无疑。村民从先人那里口口相传,坚信是柳宗元的后裔。

  公元815年,因“永贞革新”失败,柳宗元被贬柳州并最终客死异乡。村里古树不知是自然生长,还是人为栽种。柳河东曾写下《种树郭橐驼传》,讲述唐人的种树经。郭橐驼说:“我种树时,能够顺应树木的天性,栽时像照料小孩子一样细心,栽好后就弃之不顾。并不是有什么能使树木高大茂盛的办法,只不过不人为地增加它的生长障碍。”柳宗元借郭橐驼之口,道出栽树与治国治民道理相通不断变更施令犹如过度干扰树木的自然生长,貌似怜爱百姓,实则破坏民生。

  宗祠里的大柱上挂着光绪年间的楹联“行其礼以奏其乐,敬所尊而爱所亲”、“宗必可追在追功追德,祖而惟远由远世远年”、“敦礼乐绳其祖武,读诗书诒厥孙谋”,劝诫族人要勤读诗书、修身养性、尊老爱幼。相对封闭的山村里,延续着千百年来农业文明“耕读传家久”的风雅,还有那深厚的儒家文化积淀。

  村支书柳兆荣讲过一个细节:村里延请画师为宗祠戏台的顶棚作画,一位本村的读书人微醺后放言“这有何难”,画师让其一展身手,其实有看这位大言不惭者出丑的意思,岂料读书人并未退缩,而是叫人抬来一张高桌,平躺其上,用脚夹住毛笔,以类似杂技般的高难动作,龙飞凤舞涂抹一番,花鸟、人物皆栩栩如生。

  也许在村民的潜意识里,光宗耀祖并不是生活的最终目的和全部追求,更多的人都自然而平淡地生活着,真正渗透他们骨髓的是对“耕读传家”这一传统的质朴热爱和默默坚持。

  村里随意而平淡的生活常态,造福了我们这些陌生脸孔。随意走进一户农家,没有菜单,村妇凭借自己多年的手艺烧上菜色均匀、分量相当的一餐,苦槠豆腐又苦又香,再配上风干的四季豆、嚼劲儿十足的黄米果,六七个人总共不超过200元。古树不仅带来了冬暖夏凉的好天气,还有舌尖上的享受。甜槠果、野香榧,还有红豆杉果泡的酒

  村民还告诉我,上百年流传下来的村规民约是,任谁要是伤害了村里的古树,就要宰了自家的大肥猪请全村老少吃饭,再一一登门道歉。

  在下山的路上,想起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相”字的释意。“相,省视也”。一个“相”字,透露出我们的祖先喜欢看树的心理。

  • 现代教育报官网

    今天,众多2000年出生的同学走进高考考场。18年过去了,祖国

    2019-01-11 15:03 |

  • 资料:巴金文学作品改编

    新浪娱乐讯 10月17日19时零6分,中国一代文学巨匠巴金在上海逝世。享年

    2019-01-22 07:43 |

  • 文脉流芳 家国天下 “文脉

    11月27日,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系列微视频之《文脉流芳家国天下书院精

    2019-01-12 13:40 |

  • 404 Not Found

    九曲十八弯,村在白云飘渺间。这里是浙西南龙泉与遂昌的交界处,海

    2019-02-11 10: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