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家国纪事】一家人的新春诗会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16 14:17

  今年春节,中国传统诗词突然火了起来,作为诗歌的国度诗词的海洋,“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于我而言,“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

  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传统魅力,这就是中国人的文化春节。借着“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在中央一套的播出,将春节这一传统节日和诗词这一传统文化演绎成了一场全民的狂会,这是一场全国人民的诗词大联欢。

  近10年的春节假期,我都是在写作中度过的,除了新闻也很少看电视。2015年春节追剧看完了56集电视连续剧《平凡的世界》,因为那是我的人生励志书。今年春节,我、太太和儿子一家三口一齐坚持看完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10集比赛。一家人既当选手模拟答题,又当评委对选手点评,“其间乐,不思蜀”,一解流浪岭南的游子“每逢佳节倍思亲”之愁!特别是最后的决赛,更是强手的颠峰对决,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让我至今回味。

  相信每个中国人多多少少都会背诵一些唐诗宋词元曲明小说,因为这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和传承。于我而言,因为小时候家贫且文化条件限制,除了课本上的诗词其他并无涉及。到了高中,特别是“高四”复读期间,受一位特别喜爱诗词的同学影响,开始狂迷诗词,也在那个阶段熟读了大量的精品。或许正如“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所言,我现在的诗歌储备,基本上就是那一阶段的蓬勃而发。

  今天的我已经人到中年,但仍然喜欢那种怀念“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的浪漫和“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的幼稚时光。可惜“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提示我们“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太太和我生长经历相似,但她更喜欢一些诗经、汉乐府“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和“似我别泪三四行,滴群君满坐之衣裳”的缠绵与情伤。这就是男女有别啊。

  转眼间儿子已经17岁了,现在的孩子和我们的观念已经有很大代沟,但我没想到的是儿子对诗词大会竟然表现出了强烈兴趣,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儿子竟然会那么多诗词,而且有些我还不会,这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数百年”。趁儿子兴致,我和他讲起了名字的用典,“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因为太太姓“相”,所以儿子取名“相阳”,这自然是美好的愿景。

  10天的诗歌狂欢终于落幕,正如主持人董卿所讲“人生自有诗意”,诗歌陪伴我们全家度过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春节。诗词大会尽管只是短暂的,但“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让我们每个人都热爱中国的诗词,中国的传统文化吧。

  鸡年春节,这个阖家团圆的节日里,你有什么难忘的记忆和深切的感怀?佛山日报时评版面向广大市民征集“家国纪事:我的2017春节笔记”,通过有故事、有细节、有思考、有情怀、有主题的个人叙事,洞察社会发展和时代变迁,畅谈家国梦想。投稿邮箱:,标题请注明#春节笔记#。一经采用,稿酬从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