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学资讯

孙楠把孩子送去“女德学校”: 国学治百病?网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21 12:00

  歌手孙楠、潘蔚夫妇最近上了热搜。远离大众视线年前就举家搬往徐州,花700元租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过着“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生活。

  整件事里争议最大的是:家中的4个孩子从国际学校退学,进入徐州一家“创办了28年的传统文化学校”学习所谓的“国学”。让本该学习科学文化的孩子,却在背诵《规》、古诗词,习武,女孩子还要学女德、女红……这让网友疾呼:救救孩子。

  另一方面,孙楠潘蔚两人对生活和教育有选择的自由,我们无可指摘。但孙楠夫妇是不是早已入股该学堂?是否与学堂有利益?这就关乎公众人物是否在媒体上做了不负责任的误导,不得不令人警惕。

  本文由蓝橡树编辑整理,转载需注明来源。如果您喜欢蓝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2015年,潘蔚就带着孙楠和孩子们跑去徐州租房子住了,这本书就是这段生活的随笔记录。潘蔚说:自己觉得以前的生活虽然光鲜,但忽略了内心的“富足和成长。”

  孙楠与潘蔚是重组家庭,成员比较复杂。孙楠与前妻买红妹育有一对子女。潘蔚的上一段婚姻里也有一个孩子,与孙楠结婚后再生一子。所以他们共有4个孩子。

  潘蔚曾是安徽卫视、旅游卫视的主持人,与孙楠结婚后,辞去工作在家专心照顾4个孩子,但孩子的教育问题让夫妇俩头疼。潘蔚说:女儿宝瑶(孙楠与前妻所生)经历过体制内学校和国际学校,有些厌学,也爱玩游戏。儿子虽然年龄尚小,但易抱怨,遇事不愿承担。

  “我也跟孙楠反思,我说要不咱俩搬家吧,去徐州吧,那里有一所创办了28年的传统文化学校,他说那好吧。”终于,俩人决计离开北京搬到徐州居住,去过不一样的生活。

  租住的房子不大,100平米。从前在北京孩子们每人都有单间,在这里,4个孩子却要住在一个房间里。从前在北京,家里有阿姨帮着做饭、打扫卫生,到徐州后,很多事情都尽量自己做,如包馄饨,擀面条,做披萨......

  刚搬家时,夫妇俩的很多朋友都表示惊讶,一个朋友吃完饭走了,还给潘蔚发了一条信息:“小妹,你家要是有经济上的困难,你跟我说,我会帮你的。”

  “有太多人问我为什么会来徐州,真的是为了教育,我并没有觉得我付出了什么,反而我收获了很多。”潘蔚这样说。

  而这四个孩子也都从本来的学校退学,入读了那所“创办了28年的传统文化学校”,全日制学习传统文化。

  潘蔚说,进入到这所学校后孩子背了很多经典,能随口说出:“道人善,即是善。”“宽转弯,勿触棱。”

  《规》这几年经常出现在儿童教育里,但这本读物根本算不上“国学经典”,只是一本清初乡间文人编的所谓“开蒙读物”,在时根本无人问津,后来因为“传统文化”成为一种商业才流传开来。这算什么经典读物?

  “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子女对父母要无条件服从,一切行为都要预先请示父母;又说“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子女劝说父母时,即使被责打,也要无怨无悔。

  如果真的孩子照此去做,在变得对父母百依百顺的同时,也会失去独立自主意识。子女和父母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双方需要的是互相尊重,而不是一方去迎合另一方。

  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书中教导儿童“不关己,莫闲管”等,显然同现代社会鼓励发声及参与公共事务的要求不符。

  潘蔚本人也在该校担任女红老师,“现在我在这个学校当老师,我教的孩子都是女孩,女孩未来要为人妻为母,要去用针线传递爱、表达她内心的温暖,这个也很重要。”

  显然,潘蔚对女性价值的判断,仍停留在“为人妻”和“为人母”这个层面。这与近来那些新闻里荒唐的“女德班”有何二异?

  现代的性别教育里,提倡不要用“男孩该做的事、女孩该做的事”给孩子灌输刻板印象,男孩可以细腻温柔,女孩也可以勇敢坚强,他们的未来应该是没有限制的。

  潘蔚甚至在新书里提到她刚到该国学学堂听课时,惭愧自己的坤德不够,在电话里向孙楠忏悔:“孙楠,以后家里出现的所有问题都是因为我缺德。”

  那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不想的是父母怎么先去爱孩子,而是让孩子先学会感恩和孝道呢?这甚至可以视作大人对孩子的一种索取——你要感恩我,你要孝顺我。

  现代教育明明提倡的是让父母尽量地去爱孩子,不要消耗孩子的情感,不要孩子太小就感觉到被大人索取,否则成年后会有很多感情困境。

  随着事件的推进,更多细节被曝光。这所学校早在2016年就被网友爆出:虽不是非法组织,但使用了手段。

  孙楠夫妻与国学的联结,远远不止于把孩子们送到国学班去学习这件事。从近些年来孙楠和国学相关的新闻来看,这门生意他早已做得顺风顺水。

  在此之前,孙楠的国学IP已有国学亲子动画片《呆爸萌妹之天书传奇》、倡导趣味国学生活的“楠氏物语”,此次作为自己国学IP的又一延伸,将打造国内首家以国学文化、非遗文化为主题的酒店。孙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透露,接下来将以《诗经》为主题,筹备音乐专辑。

  在视频中,潘蔚曾经提到孩子比较喜欢玩游戏,孙楠在接受采访时也透露:“孩子在接触了国学教育后,不再是电子产品的追随者,反而成为古诗词、琴棋书画等中国传统文化的发烧友。”

  孩子对电子游戏的痴迷、厌学、行为规范问题等,一直都是中国家长的焦虑所在。针对这个痛点,这次传统文化又被包装成了包治百病的“灵药”,中国之大,总有一些家长被这个“国学家庭”内心富足的生活打动,耽误了可能问题并不在此的孩子的未来。

  孙楠和潘蔚是成年人,对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有选择的自由。但几个孩子都在受教育的黄金时间,不去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反而把时间耗费在《规》、女红、女德、武术这些课程上,忽视了科学教育。如果真的特别热爱国学,课余时间也可以学,完全不必放弃正规的学校教育?

  根据徐州当地媒体的报道,这家传统文化学校,虽冠名学校,但实际上并没有学历办学的资质。换句话说,在这里学习,没有文凭,不能参加高考。孙楠夫妇家两个较为年幼的孩子应在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范围内,可能涉嫌相关法律。

  此外,夫妻俩所谓的简单生活,本身也有很多不合时宜的地方,比方说三四个孩子住一个房间,有男有女。其中这个二女儿已经快18岁了,女大连父都要避,却跟弟弟住一个房间,毫无隐私。就是普通条件的家庭恐怕也不会这么安排。

  更何况,孙楠夫妇与这家国学机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作为公众人物曝光,关乎是否在媒体上做了不负责任的宣传和错误示范。我知道确实有很多孩子可能存在阅读障碍或者自闭倾向等问题,不适应正规学校的教育(从视频中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他们家的几个孩子问题如此严重),这样的宣传会不会误导焦虑的中国家长,认为传统教育是包治百病的“灵药”呢?